对谈京剧演员史依弘:一路创新,笑傲舞台

作为票房最高的京剧演员之一,弘毅一直在探索京剧。十年前,她大胆地将巴黎圣母院搬上了京剧舞台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她先后推出了《梅上城训洪诗》专场演出和北京昆传奇《铁管图》等令人耳目一新的舞台作品。

今年,她将香港经典武侠电影《新龙门客栈》搬上了京剧舞台。这也是中国第一次将武侠电影经典改编成京剧。新京剧《新龙门客栈》五月在上海大剧院首映。石弘毅在剧中为一个人演奏了两个喇叭,引起了轰动。现在,这部作品已经来到北京,将于9月13日和14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,与北京观众一起庆祝中秋节。石弘毅开玩笑说,每年五一,他都会和上海的每个人一起庆祝劳动节,九月,他会和北京的观众一起庆祝中秋节,与朋友见面并登台表演。为此,记者采访了石弘毅,听她讲述了“新龙门客栈”的创作过程,以及她为京剧感到自豪并不断探索创新的历程。

记者:你为什么要把像电影《新龙门客栈》这样的武术经典电影改编成京剧呢?

石弘毅:创作新的京剧剧本并不容易。十多年前,我和高慕坤先生谈过舞台上可以创新的戏剧类型。说到电影《新龙门客栈》,我们都非常喜欢。他说这出戏非常适合我的气质,温和吴灿都演过。其中的家庭和国家的感情也感动了我们,让人们看到了中国人民的精神。十多年来,我一直在心里想着这件事。我必须这么做。不做这件事太糟糕了。每次我想安排一出新戏,我总是咨询我各行各业的朋友。如果每个人都反对,这意味着很难做到。然而,大多数人认为“新龙门客栈”是可以做到的,并希望看到它,因为它的题材很有吸引力。在我们的“新龙门客栈”,有歌唱、阅读、表演和演奏,内容非常丰富。此外,这出戏特别重要。它强调骑士精神和为正义而战。我们希望用中国传统艺术来展示中国的民族精神。

记者:你在京剧《新龙门客栈》中扮演张曼玉主演的金香玉和林青霞主演的邱莫言。这两个角色性格迥异,但角色很重。你觉得这两个角色怎么样?此外,剧情需要两个角色同时出现在舞台上。治疗方法是什么?

石弘毅:我特别喜欢金香玉这个角色。从通常意义上来说,她不是一个好女人,但她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角色。在方圆数百英里的沙漠里,有这样一家客栈。她必须面对各种各样的人,所以这个角色很丰富,很难应付。她也是善良和邪恶的。一方面,她贪财好色,另一方面,她也很喜怒无常。她是一个现代女性,具有非常独立的精神和非常自我。她美丽、迷人、充满活力。她是沙漠中的一朵野玫瑰。这个女性形象不能从传统京剧中提取出来,传统京剧对我来说极具挑战性和吸引力。另一方面,邱莫言更接近中国传统女性。他性格内向,顾全大局,有奉献和牺牲精神。能够同时扮演这两个角色对演员来说是非常愉快的。当两个女人在剧中相遇时,我们分别为金香玉和邱莫言安排了一个替身,因为她们的试探和嫉妒也很重要。

记者:我听说你不仅在剧中扮演了两个角色,还担任了这部戏的制片人?

石弘毅:是的,这是我第一次独立制作人。对我来说,这也是一个学习过程。我从中学到了很多。这很有趣,也很有意义。要成为一名制片人,一个人必须在各个方面都有责任心。最重要的是组建一个非常好的团队。我们的编剧是一位老老少少的歌剧迷,名叫老辛。他写了三年,修改了七八份草稿。他多次从北京飞到上海,付出了很多心血。导演胡雪桦是我的一个非常好的朋友。他已经学京剧好几年了。我们以前也和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合作过《霸王别姬》。从那以后,他立刻被京剧吸引住了。当时,我们一共进行了14次排练和演出。他几乎每天都看,每天都能看到不同的亮点。他说京剧非常美丽迷人。稍后,他会来看我的每一件作品。所以我请他去指导新龙门客栈,因为虽然他是一名电影导演,但他喜欢京剧,有着不同于传统京剧的想法。他花了四个月排练,每天都和演员在一起。我们的北京剧院震惊了。现在哪个导演能像他一样?我们也没有多少钱。他这样做是出于爱。我们还邀请了费余明、金副总和董韦杰创作音乐,非常像画。服装设计是一位和我共事多年的老师兰玲。她必须在一分钟内把我从金香玉变成邱莫言……我们的团队是一群非常敬业、可靠和有趣的人。每个人都愿意同心协力向前迈进。我们没有模仿电影,因为电影是电影,京剧是京剧,这是完全不同的,无论如何讲故事或塑造人物。

记者:你总是试图大胆创新。创新将不可避免地带来争议,不同的声音将会出现。你对此持什么态度?

石弘毅:我从1993年开始就一直在创新。创新是非常困难的。创新将不可避免地带来争议。有些人肯定会喜欢,而有些人不喜欢。这很正常。像我们新龙门客栈一样,从剧场效果和观众反应来看,大多数人喜欢它,但他们认为它很好看。演出结束时,我们赢得了满座,气氛超出了我的想象。这是令人欣慰的。无论从演员还是制片人的角度来看,我都觉得我的努力没有白费。当一部新戏上映时,我们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。我们尽了最大努力,给出了答复。

记者:什么样的动机支持你不断进行各种创新和尝试?你如何承受随之而来的所有压力?

石弘毅:当我年轻的时候,荣誉来得太早,我心里没有足够的准备。22岁时,我获得了梅花奖,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,这让我感到不安和恐慌。我觉得我什么也不懂。我是如何赢得这个奖项并成为一流演员的?当时,也有人批评我的声音和文学戏剧,所以我开始编各种课,包括阅读、上声乐课、学习表演、学昆曲、学京剧布鲁斯、学花旦、学传统戏剧和学现代戏剧...我真的做了很大的努力。从乌丹到青衣,太难了!但是如果我什么都不做,被称为艺术家,那么我会感到非常不安。一个演员在演出时怎么能停滞不前,吃得老掉牙呢?我有勇气,没有规则,没有限制。我相信自己的判断。我要特别感谢我的老师张美娟和金文。他们训练我的审美能力,告诉我什么是最好的,所以我会一直在那个领域尽力而为。我六岁开始学习武术,十岁开始学习京剧,以及武术,所有这些在技术上都要求很高。就像杂技演员一样,我不能错过。然而,舞台上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,所以我会从很小的时候就经历很多。老师教我一点一点克服过去,所以我的心理素质会非常稳定。直到我三十五、六岁时,我才慢慢意识到舞台是什么样子,以及如何把观众引向你的世界。近年来,我特别想做一些作品,因为这些年是唱歌和表演的时候,各个方面都达到了相对成熟的阶段,判断力也逐渐积累起来。我更喜欢展示独立思考的女性的作品,并期望能遇到合适的剧本。

记者:京剧艺术受到各种新事物的影响。总体市场环境不是特别理想。然而,我认为你的票房表现一直很好。上海大剧院有2000多名观众。北京国家大剧院的表演也很受欢迎,观众反应热烈。

石弘毅:我17岁毕业前,每年都开始在日本表演。十年来,我每次去日本一个半月到两个月。每次我和日本人一起工作,我都会感受到他们工作条件的严谨和有序,他们的技艺,以及观众给你的尊重艺术的特殊氛围。人们会觉得京剧艺术在皇宫之上,人们对艺术很尊敬。然而,当我从日本回来后,我去了中国,去了一些地方的剧院。看戏剧的时候,观众还在打电话和吃瓜子,所以我想哭。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从内心尊重艺术?那时,观众不习惯买剧院的票。我曾经经历过盛大帷幕的拉开。当时只有20%到30%的观众感到非常难过。当你想脚踏实地,没有人关心你时,对那些能咬着牙生存下来的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。这就是我咬紧牙关生存的方式。然而,这些年来,观众变得越来越清晰。随着观众整体文化素质的提高,每个人都看到了太多的东西。看完之后,他们觉得中国京剧真的很有吸引力,所以他们想回来看看。如果你在这个时候给他们看一个好节目,他们会立刻被吸引。如果有更多的好节目和更多的观众,这一事业将逐步改善。

记者:你认为京剧目前的环境怎么样?

石弘毅:观众对传统艺术的需求开始回归。他们想看戏剧,看好戏剧,理解京剧。这些变化也会促使我们努力工作,振作起来。我非常感谢时代和机遇,也感谢各方的帮助和支持。我们这一代属于连接过去和未来的一代。如果我们这一代也是“温水煮青蛙”,那么后面的人甚至看不到希望。如果他们看到我们这一代人仍在奋斗,仍在努力工作,他们仍能得到观众的认可,这样他们仍能看到希望和信心。

记者:除了歌剧,你还喜欢什么?

石弘毅:我喜欢旅行和看世界。舞台上的两个小时实际上是演员一生的积累。舞台艺术与生活和人类情感有关。因此,你应该接触这个世界,并有自己的审美判断。

(原标题:对话:石弘毅:创新、欢笑和骄傲的舞台)

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